Tectona grandis

混迹各个圈,资深潜水党,出来冒泡
囤积有文,大概会发各种东西?

新脑洞?如果拿走身上的一部分,就能换来一种能力,世界会发生什么



如果我过去十八年的压抑,痛苦,冷漠,只是因为脑前叶一处直径不足1厘米的神经束节。它阻断了感情流向我的身体各处,让我的指尖孤独的等待了十八年温暖。当胸口的痛苦撕开监狱一样严密无误的神经系统,烧沸的酒精倒流遍全身,那种感觉,眼前全部是闪闪发光的滚烫星尘,像宇宙大爆炸那样的,让人心脏都要跳出来。

我们身上被夺走的东西,终究又回到了我们的身上

那天风像利剑一样划过玻璃窗,留下仿佛要切割开空气的白色长痕。黄铜色的双眼贴近我,镶嵌在黑色岛屿般的惊人的巨大身躯上。

韩的房间空旷无比,没有床,没有吊灯,没有绣着金丝图案的繁复窗帘。一扇并未异样的白色门,把盘踞在无尽的长廊里铺天盖地的富丽花纹和浮雕,脚下厚重绵软的菱形图案地毯,统统关在门外。

我推开门,脚下的灯光拉伸延展,鬼鬼祟祟地溜到墙根下。因为太空荡,空间像大了好几倍。韩背对着苍白色的落地窗,两条腿伸直,他的旁边,透明酒杯里金色酒液隐隐发亮,里面似乎还有什么,我走近一看,是揿得皱缩的烟头,半沉半浮在里面。


评论

热度(1)